南泠Tora

崩坏3
德丽莎世界第一可爱!

源于宿舍塞西莉亚和德丽莎的对话和漫画女武神的餐桌第六话。

“塞西莉亚!”
“怎么了,德丽莎?”塞西莉亚低头看着抱住自己的德丽莎,一只手抚摸着德丽莎的头发,“突然扑上来……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抱抱你。”
“德丽莎还是这么可爱,一点都没变。”
“我做了个噩梦,梦见你一个人去了下着大雪的地方,然后再也没回来……”
“那只是个梦境,德丽莎。我就站在这里,不会离开。陪着你,齐格飞,还有我可爱的琪亚娜。”
“嗯……”德丽莎环着塞西莉亚的腰,在她怀里轻轻点了点头。
“要吃齐格飞做的蛋糕吗?”
“嗯?!”德丽莎突然抬起头,小小的脸上写满了慌张。
“噗哈哈……”塞西莉亚叉起一小块蛋糕喂到德丽莎嘴里,期待地看着她表情的变化。
“好甜……”德丽莎惊讶地捂住嘴,细细品味着充盈在口中的甜美,“这是齐格飞做的?”
“你猜?”
“塞西莉亚你刚才在骗我吧?”毕竟齐格飞做出的东西只有塞西莉亚能吃得下去。
“嘿嘿~德丽莎平时总在吃苦味的食物嘛,偶尔想做些别的口味给你吃啦~”
“我还要。”德丽莎张开嘴等着塞西莉亚的投喂,塞西莉亚则又叉起一块送到德丽莎的嘴里,眼神里满满的宠溺。
“德丽莎还真是爱撒娇呢~”
“唔……”德丽莎满足地眯着眼睛,像一只小猫一样慢慢品尝着蛋糕。
“今天晚上想吃什么呢?”
“诶~只要是塞西莉亚做的,什么都好啦~”
“那,我今天想尝试一下做土豆泥鸡翅。”
“听起来就很好吃啊……”德丽莎睁开眼亮晶晶地看着塞西莉亚,“我也来帮忙吧。”
“好啊~”塞西莉亚起身去了厨房,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食材,“德丽莎帮我把鸡翅的骨头剔掉吧?”
“好~”
德丽莎把剔干净骨头的鸡翅递给塞西莉亚,塞西莉亚已经调好了酱料准备腌制了。
“接下来就要做土豆泥啦,德丽莎你可以休息一会儿了。”
“嗯嗯。”德丽莎洗了手便乖乖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塞西莉亚在厨房里忙碌,如同一个期待着姐姐晚餐的孩子。
“齐格飞和琪亚娜回来之后一定会很惊讶的~”
“真幸福呐……”

我醒了?不对……我刚才是睡着了?
德丽莎从沙发上坐起来,看着手里的工程报告才明白刚刚自己只是睡着了。
可是……那个梦中梦,正是现实啊。
德丽莎再一次想起她无数次梦见过的,独自在茫茫大雪中再也没有回来过的,塞西莉亚。
心里无法抑制的,痛。
“铃铃铃——”
“芽衣,怎么了?……什么?!你说琪亚娜逃课了?!我现在就过来!”
“学园长不要担心,我和布洛妮娅已经去找她了。而且说不定……琪亚娜饿了就会自己回宿舍找吃的。”
居然又逃课……等下我一定要狠狠教育她一顿!
德丽莎挂掉电话,捡起刚刚碰掉在地上的报告,还有从报告中滑落的粉色兔子书签。
“大姨妈~再忙也不要忘记吃饭哦~~~”
“吃吃吃,这孩子整天就想着吃的……”嘴上这么说着,心里还是一暖。
耳边突然回回响起芽衣刚刚说的话:“琪亚娜饿了就会自己回宿舍找吃的。”
想起塞西莉亚那时做的土豆泥鸡翅,德丽莎再次拿起电话,“芽衣,我想问你一道菜的做法……”
德丽莎只帮塞西莉亚剔鸡翅的骨头,这道菜的具体做法,她还真没好好学过。
只记得,那道菜的美味和那天的幸福。
说不定……琪亚娜吃了也会回想起那份幸福呢。

看着吃得心满意足的琪亚娜,德丽莎挽起袖子,脸上浮现起和善的笑容,对逃课的家伙的教育,也是不能少的嘛。
“吃饱了,才有力气挨揍嘛。”
“救命呀——”
圣芙蕾雅学园的上空,回响着琪亚娜哀嚎,久久挥之不去。

cp:八重樱×德丽莎
查了日本七夕节的习俗然后突然顺着就写出来了(居然是小孩子许愿的节日!)。
然后就……很迷。

夏日的风吹得竹林沙沙作响,往日安静的神社也鲜有地热闹了起来。
八重樱如平日一样打扫着神社,周围有些嘈杂的声音并没有让她感到烦躁,相反的,人们的声音让她感到有些开心。
与新年时前来参拜的热闹不同,今天在这里的都是小孩子和他们的家长,孩子们在彩纸上写好愿望挂在竹子上,祈祷之后便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在神州——七夕节的起源地,七夕是情侣们的节日,传到极东之后,却逐渐变成了孩子的节日。不过年轻的情侣们当然不会放弃这一约会的大好时机,商家也懂得渲染浪漫的氛围,神社以外的世界还是充满了粉红色泡泡。
但是这些和单身的巫女八重樱没有任何关系,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做着自己的工作,默默地祝福着人们。
八重樱记不太清她在这神社住了多久,本地的人都知道八重神社,却也没有人知道这座神社存在了多久,至于神社里的巫女,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一直都是那个长着细长狐耳的八重樱,陪着她的还有一个奇怪但很可爱的小狐狸一样的小家伙。
“绯玉丸?”八重樱四下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到绯玉丸的影子,不知它又跑到哪里去了。想着它一会儿自己就回来了,便收拾好扫除工具准备回去休息了。
“大姐——”听这称呼,不用看也知道是谁了。
“回来了?我刚才还在找你——”八重樱正打算问绯玉丸又跑到哪玩了,却被大嗓门的绯玉丸打断了。
“外面有个孩子晕倒了!”
“嗯?!”八重樱立刻起身随绯玉丸到神社外去,此时竹林中许愿的人们已经离开,神社附近再次恢复了平时冷清的状态。
竹子遮挡住的阴凉处有一个小女孩正靠在墙根睡觉,“难道是中暑了?”八重樱这么想着,轻轻晃了晃小女孩的肩膀。
没有反应。
八重樱这才打量起小女孩的外貌,西方人的轮廓,苍白的皮肤隐隐透着血色,银白的头发微微卷着,梳成了双马尾,黑红配色的裙子在八重樱看来并不是这个年龄孩子适合穿的衣服,在她身上却意外地合适。
八重樱伸手探了探小女孩额头的温度。
……一片冰凉。
八重樱慌张地抱起小女孩回了神社,怀着一丝希望,等待着小女孩的醒来。
小女孩身上没有任何表明个人信息的东西,八重樱只能等着她醒来询问,或者她的家人前来寻找。
直到夜色降临,也没有一个人拜访神社。
“大姐……她还没有醒诶,不会真的已经……”
“睡觉吧,明天说不定就醒了,我们也只能等着。”
“那你多做出来的那些汤……”
“你要是饿了就喝掉吧,现在应该还热着。”
“嗯!”
看着绯玉丸摆来摆去的尾巴,八重樱的心情终于轻松了一点点。

八重樱没有想到自己会以这种方式醒过来。
脖子上刺痛的感觉和流下的些许温热的液体让睡梦中的八重樱猛地睁开眼,体内的血液正一点一点地被吸走。
八重樱一动不动地躺着,等待着伏在身上的人离开,手臂上熟悉的冰凉告诉她,是那个小女孩醒了。
她八重樱到底捡了个什么回来?
还好没过多久,小女孩就松口了,松开后还不忘舔干净八重樱脖颈上残留的血迹。
小女孩没有走开,好像在俯身观察八重樱是不是还活着。
八重樱听到绯玉丸微微的鼾声,确定它没有被吵醒,便迅速转身抓住了小女孩的手臂,牵着她走向另一个房间,她倒也很配合,没有出声,任凭八重樱把她带到哪去。
八重樱没有问她任何问题,带着她坐下,然后静静地看着她。
“我叫德丽莎·阿波卡利斯,你叫我德丽莎就可以。”听名字,果然是个西方人。
“谢谢你今天救了我。”
八重樱等着她对她咬自己的这件事做出解释,等来的却只是一阵沉默。
“那么能解释一下你刚刚做的事吗?”
“为了生存。”
“你今天为什么倒在神社外面呢?”
“……”
看来她是什么都不愿意说了。
“明天早上需要给你做一份饭吗?”八重樱不太确定这个为了生存要喝血的家伙用不用吃正常的饭菜。
“多做一点点就可以……”德丽莎没想到八重樱会问她明天要不要吃饭,愣了一下,才小小声地回应了一句,“谢谢你。”
“如果没有地方去的话,就暂时住在这里吧。”
“诶?”
“以后不要夜袭。”
“……知道了。”

第二天早上,德丽莎没有在八重樱旁边的床铺上睡觉。
“看来她已经离开了。”
“没有哦。”绯玉丸自信地否定了八重樱的话,飞向最里面的一个屋子,“可不要小看我的嗅觉~”
德丽莎正缩在整个房子里最暗的屋子里,血红的双瞳在黑暗中似乎闪着妖冶的光。
绯玉丸从门口探出一个小脑袋,看上去是有些害怕德丽莎,终于鼓起勇气说道:“你要不要出来?大姐一会儿就做好饭了。”
“外面太亮了,我……不喜欢。”
“那我给你送来吧?”
“谢谢你。”
绯玉丸松了一口气,看来她只是个小孩子嘛,没有看上去那么可怕。想到这里,绯玉丸就愉快地哼着不成调子的歌飞向了厨房的八重樱。
“大姐~她说她不想出来,我给她送饭去就好~”
“那我们一起去陪她吃吧。”
“好~”

没有了初见的恐惧,绯玉丸便兴致勃勃地和德丽莎搭话,在它看来,德丽莎是个和它差不多的小孩子。
“我叫绯玉丸,她叫八重樱,你呢?”
“德丽莎·阿波卡利斯。”
“……”绯玉丸面露难色,显然这个名字对它来说有些复杂。
“你叫我德丽莎就好。”
“嗯!”绯玉丸一看不用记后面那个阿什么都姓氏,又继续好奇地提问:“你今年几岁啦?”
“我不知道。”
“诶……那你是为什么会到这来呢?来、旅游的?是和家长走丢了吗?”
“嗯……”
八重樱在旁边安静地听着她们的对话,德丽莎不愿意透露太多自己的信息,但八重樱能隐隐感觉到,德丽莎在躲着什么。
自己让她留下来到底对不对呢?

未等八重樱考虑清楚,答案自己就迫不及待地跳出来展现在了她面前。
八重樱整理神社仓库的时候,一大群人突然造访,只看外表,八重樱就猜出了他们的目的。
他们穿着教会的衣服,黑漆漆一片,全是一副西方人的面孔,与神社的氛围格格不入。
为首的人僵硬地鞠了一躬,操着一口带着迷之卷舌音的日语说道:“您好,我们是教会的人,请问您是否遇见了一个白头发的小女孩?”
“非常抱歉,在下没有没有在附近遇到任何一个白头发的孩子。”八重樱下意识地掩饰了德丽莎在神社的事实,“请您到别处去寻找吧。”
“如果您不说实话的话,我们可就不客气了。”为首的男人回头对其他下了命令,八重樱听不懂他说的什么,但从他们的行动来看,是要搜她的房子了。
八重樱拿起刚刚从仓库翻出来的刀,挥到那个男人的脖子旁,顺便还清理掉了落在刀上的一层灰。
“我没有允许你们进去吧?”八重樱的声音不是很大,但足以让在场的每个人听到。
被刀威胁着的男人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女会这样做,勉强冷静地回答说:“如果我们不带走她,会给您带来危险的。”
“我说过我没有遇到过你们要的人,请你们到别处寻找。”八重樱冷冷地看向站在原地的众人,“请马上离开。”

“你都看到了吧?”八重樱敲了一下躲在窗后的德丽莎的脑袋,“我不会赶你走,但是请你说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是来抓我回去的……我是被制作出来的,据说是为了培养能够绝对服从命令的杀人机器,但是实验出了差错,我并不是他们所期盼的秘密武器,而是个需要靠喝血才能存活的怪物。他们要销毁掉失败品,我很害怕,就逃了出来。我躲上了一艘轮船,偶然来到了这里。昨天晚上没有忍住,对不起……”德丽莎低下头,等着八重樱的逐客令。
“你害怕阳光吗?”
“有点。”
八重樱早上从仓库里翻到了一本盖着一层厚厚的灰的书,那是很久以前一个朋友送给她的,上面记载了一种叫吸血鬼的东西。
靠吸血为生,会在强烈的阳光下灰飞烟灭,拥有极为强大的力量。
对比看来,德丽莎算是个半人半吸血鬼的“怪物”。
“那就离窗口远一点。”
“嗯……?”德丽莎惊讶于八重樱没有赶她走,抬起头对上了一双温柔的平静如水的双眼。
“你愿意的话,就留在这里吧,我不会赶你走的。”
留住她,八重樱本能地这么想着。

于是德丽莎就这么住了下来,绯玉丸也很开心,这个家终于不那么沉闷了。
平淡却欢乐的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八重樱也终于准备妥了德丽莎所有需要的生活用品,能够让她舒适安心地住下。
但八重樱还没有放松警惕,那一天,教会的人极有可能看到了在窗边的德丽莎,也许再不过多久,他们还会再来寻找。
对德丽莎的照顾,要比八重樱想象的简单,虽说以血为食,这种“进食”次数却并不多,正常的食量倒是越来越大。不知道是不是八重樱的错觉,德丽莎的体温有时居然也趋于正常。
“因为是被制作出来的实验品吗……”
被德丽莎抱着睡觉的时候,八重樱总是会思考这个问题,不过,也想不出什么结果。

一个月过去了,神社还是平平静静,鲜有人来访。
“或许真的是我多想了。”八重樱的警惕渐渐松懈了下来。
夜晚。
庭院里传来了脚步声,八重樱想起身出去看看,却被德丽莎拽住了。
“他们是来找我的,你不要动,我去就好。”
“可是……”
“嘘……我很快就回来了。”
德丽莎穿好衣服挡在了来人的面前。
“你果然在这里。我们奉主教大人的命令带你回去。”
“如果我不呢?”
“那这个小东西?”
是绯玉丸。
它怎么会被抓到?
八重樱看到被拎起来的绯玉丸,决定无视德丽莎的话,走出了屋子。
德丽莎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两把短剑,脸上露出了冰冷的笑容,“你们这群垃圾,居然想拿它威胁我?”
德丽莎突然消失在了众人面前,再次出现的时候,拎着绯玉丸的家伙已经倒在地上。
“所以你们,都去死吧~”
绯玉丸惊慌地跑到八重樱的怀里,两人一动不动地看着德丽莎在她们面前进行的屠杀。
八重樱突然想起来当时德丽莎所说的她的制造者的初衷:为了培养绝对服从命令的杀人机器。
清冷的月光照亮了满地的尸体,两把短剑都染上了鲜血,白发披散而下,苍白的皮肤似乎泛着光,嘴角上一抹残忍又愉快的笑意,身着东方服饰的她,此刻却与书上描绘的吸血鬼形象无比地契合。

“尸体怎么处理呢?”八重樱第一个冷静地提出了问题。
“小姐,您不必担心,稍后会有人前来处理的。”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从神石后出现,又转身面向德丽莎说:“主教大人不会再派人带您回去,请您安心在这里住下。”
德丽莎皱起眉头盯着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是谁不重要,您只要记得我的话就好。至于我为什么会在这……我代主教大人向您道一声谢谢,感谢您处理掉了这些人。”
“你们是在利用我?”
“事到如今,又何必在意这些呢?”
很快地,地上的尸体就被处理得干干净净,临走前那个男人还留下一句,“主教大人希望您能抽出时间给他写一封信。”
不过德丽莎正沉浸在以后能好好和八重樱住在一起的喜悦之中,成功地让这句话达到了“左耳进右耳出”的效果。

神社外小孩子吵闹的声音提醒着八重樱,又是一年的七夕到了。
“德丽莎,要不要出去逛逛?”
“好啊~绯玉丸,要一起去吗?”
绯玉丸看着牵着手的二人,想想与其被喂狗粮,不如争取些别的好东西。
“我就不去啦,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些油豆腐之类的就好啦~”绯玉丸飞到屋里,还不忘对她们挥挥小手,“玩的开心哦~”
望着八重樱和德丽莎一高一矮却十分和谐的背影,绯玉丸不禁心生感慨。
转眼间,一年就又过去了。虽说它和八重樱已度过了几百年,短短一年的时间并不值得一提,但这一年却是在那之后最值得回忆的。
终于有人能找回八重樱真正的笑容了。

“咻——嘭!”一束束绚丽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八重樱和德丽莎坐在小山坡的长椅上依偎着。八重樱仰头看着烟花,握紧德丽莎的手,说道:“七夕快乐,德丽莎。”
德丽莎凑到八重樱耳边,恶作剧般地吹着气,带着笑意回应道:“樱,我喜欢你~”
八重樱愣了一秒,转头对上德丽莎血红色的眼眸,那双让外人感到恐怖的眼睛,在看着八重樱的时候却总是蕴含着无尽的温柔。
“我也是。”

德丽莎月下初拥语音

病娇德丽莎?语音听起来有点刺激忍不住记了下来……(德丽莎跑起来的时候变快了看起来好鬼畜)
【待指正】【待补充】

懦弱的家伙,快出来陪我玩~
把你们的鲜血吸光~
真是个乖孩子呢,摸摸头~
是时候挥出大斧头了~
被我抓到的话,要许诺我一个愿望哦~
不听话的孩子,晚上会被噩梦惩罚的~
德丽莎好像兴奋起来了~
Party Time~
热身训练的程度而已~
讨厌的虫子,砸扁你们!
世界,原来是这么广阔的啊~
猎物,快告诉我,你在哪里呢?
先拿这些家伙练练手吧
哼,别真把我当成吸血鬼了
鲜血的味道,好满足
我要喝血
姐姐,好疼
这次要带我去哪里玩呢?
和德丽莎签订契约吧,我会保护你的
捕猎时间开始~
Teri,饱餐一顿,多谢款待
今天玩的超开心,以后也让我上场吧
把你的鲜血吸干~
被我咬到,你就会死~
吸血鬼的盛宴,就要开始了
大家伙,你也是来陪我玩的吗
还没我的武器好使

【樱莲】【八重樱生贺】如期而至

脸上毛绒绒的触感让睡梦中的八重樱睁开了眼,其实不用看也知道是哪个家伙,八重樱把绯玉丸的尾巴推到一边,绯玉丸反而飞到八重樱脸上方继续用尾巴扫她的脸。
“大姐大姐~”
“嗯……有什么事吗?”半梦半醒的八重樱勉强睁开眼睛看着眼睛亮晶晶的小家伙,“没有我就继续睡了……”
“大姐大姐~你过生日想要什么礼物啊~”绯玉丸见八重樱回话,才把尾巴甩开,开始围着八重樱转圈圈。
“生日?”八重樱突然想报复一下这个吵她睡觉的家伙,笑着说,“我想要可以吃一个月的油豆腐。”
“诶?!”绯玉丸慌的从半空摔了下来,结结巴巴地说:“这……这个不行!没有别的了嘛?”
绯玉丸慌慌张张的样子让八重樱很满意,捉弄完了她,八重樱开始仔细思考生日礼物的问题。
想要的东西吗?
一个穿着修女服的身影浮现在了八重樱的脑海中。
“卡莲……”八重樱低声唤出了这个名字,“我想再见卡莲一面。”
“……大姐……我这就去给你买油豆腐……”绯玉丸耷拉下小脑袋,尾巴在后面不安地摆来摆去。绯玉丸其实知道八重樱最想要的是什么,但却没想到那也是她唯一想要的。
八重樱温柔地捏了一下绯玉丸的小耳朵,“别担心,你送我什么我都会喜欢的。”
八重樱当然知道绯玉丸是没有办法再让她见到卡莲的,可是当被问到想要什么的时间,卡莲这个名字却还是不自禁地脱口而出。
“那我现在去准备啦!”绯玉丸蹭蹭八重樱的手,在她身边转了一圈就飞出了房间。
“嗯。”
困意再次袭来,八重樱被包裹在了黑暗之中。她什么也看不见,也不知道自己在哪个地方,她只知道这一定是梦。
她不太喜欢做梦。
在过去的五百年里,她在梦境中重复了无数次让她痛苦的经历,一次次地失去凛,一次次地失去卡莲。
可是这一次,被困在黑暗中的她没有不安,相反的,她感到一阵安心,她似乎预料到接下来会有什么发生。
黑暗的前方露出一丝光亮,被光笼罩着的,是那个熟悉的身影。
穿着修女服的卡莲向她一步步地走来,胸前金色的十字架散发着光芒,照亮了原本隐于黑暗中的樱花。
八重樱静静地看着微笑着的卡莲,泪水顺着八重樱脸颊流下。
那样温柔的卡莲,不是为了守护人民而存在的强大女武神,而是仅仅属于她的骑士。
卡莲轻轻的把八重樱抱在怀里,在她耳边说:“我来了,樱。”
“嗯。”
“我们回家吧?或者……”卡莲看了看周围的樱花,“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休息一下吧。”
“好,听你的。”
二人握住彼此的手躺在草地上,望着湛蓝的天空,任凭风飞过草地,拂过她们的脸颊,吹起那轻柔的发丝。
只是这样简单地在一起,对她们来说就已经是奢望了。
跨越生死,跨越时间。
八重樱希望自己这一次的梦能够长一些。

八重樱躺在卡莲身边,一时间竟不知说些什么。卡莲感到了八重樱的不安,握紧她手,说道:“我们可以在这里一整天,这个世界,只有我们两个。”
“卡莲……”八重樱翻过身,伏在卡莲的胸口,“我很想你。”
“嗯,我也是。”
“以后你还会来吗?”
“会的。”卡莲拍着八重樱的背安慰着,然后说出了三个字,“我饿了。”
“噗……卡莲你……”卡莲这三个字直接把八重樱几乎要夺眶而出的眼泪憋了回去,“那我们回去吧。”

卡莲趴在桌子上望着八重樱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八重樱感受到卡莲炙热的目光,眼中的笑意加深,忍不住回头瞥了一眼,卡莲回给她一个笑容,起身绕过桌子走到她身后抱住她,“樱,我也帮你做点什么吧~”
“很快就做好了,你把饭团放在盘子里吧,我再熬一些汤,就可以开饭了。”
“好——”

吃饱喝足的卡莲脱下了修女服,换上了八重村的服装,比起紧绷严肃的修女服,这身衣服让卡莲放松了许多。
“要不要去散个步?”
“好啊。”
二人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初次相遇的河畔,河水自上游潺潺流下,水浅的地方能够清晰地看见河底的石块,中间深一些的水中可以隐隐约约看见几尾鱼在嬉戏。
卡莲坐在河边,拨弄着水流,八重樱安静地坐在一旁,猝不及防地被撩了一脸水,凉凉的触感倒是有些舒服。八重樱反手也掀了一泼水作为回击,两个人便顺势打起了水仗。
阳光下闪闪发亮的水珠,少女们被水浸湿的单衣,尽情玩耍时的笑脸——这是卡莲和八重樱都从未体验过的场景。
守护人民的卡莲·卡斯兰娜,保护村子的八重樱,在此刻,不过都是享受着休闲时光的少女。
卡莲抓到了几条鱼,八重樱则用它们熬了鱼汤,路上采到的一些野菜在八重樱的手下也都变成了一道道美味的菜肴。
转眼间夜色降临,月光洒在了洁白的床铺上,卡莲和八重樱坐在门边喝起了酒。
“樱,你没成年吧?”
“嗯?被封印的时候……还没有。”八重樱回想了一下,又笑着说,“但现在我可是有五百多岁了哦?”
“啊,”卡莲偏过头也笑了起来,“说起来,月色真美呢。”
“是啊。”八重樱借着酒意吻上了卡莲,“明天……你还会在吗?”
卡莲回吻过去,又离开八重樱的嘴唇凑到她的耳边,带着夹杂了酒味的热气回答道:“当然。
卡莲细细密密的吻沿着八重樱美好的曲线至上而下,单衣滑落到榻榻米上,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皎洁的月光中……

晨光照醒了八重樱,八重樱缓缓睁开眼睛,看见卡莲依旧在身边睡着,悄悄牵住了卡莲的手,卡莲却突然也睁开了眼,微笑着看着她。
“抱歉,把你弄醒了……”
“没关系。”卡莲轻轻吻了一下八重樱,“早上好,樱。”
“嗯,早上好。”八重樱蹭蹭卡莲的鼻尖,“我去准备早饭……”
卡莲握紧八重樱的手,“不用。”八重樱僵在那里,卡莲凝视着八重樱,八重樱眼中似有水光波动,“樱,你要回去了。”
“不……”
“别担心,樱。”
周围的背景渐渐模糊了起来。
“我们还会见面的。”
卡莲的脸也渐渐看不清楚了。
“我一直都陪伴在你身边。”
视野越来越模糊,卡莲的声音却越发地清晰。
“我爱你。”
“卡……莲……”

视野再次明朗起来的时候,呈现在八重樱眼前的是熟悉的天花板,枕头有些湿了,浑身也汗津津的。
“去洗个澡吧……”
这次的梦,她没有忘记,她还记起了以前,卡莲也这样来过。
八重樱被温暖的水包裹着,想起梦中卡莲的模样,低声说道:“卡莲,下一次,带我去你的家乡吧。”
也许那不只是梦,八重樱相信那个卡莲是真实的,她们以这种方式在那个世界得以相遇。八重樱知道,卡莲,一直都在她的身边。
说起来,她睡了多久了?算了,先晒晒被子吧。
“咚咚咚!”
“大姐大姐开门啊~”
“来了。”
八重樱打开房门却被吓了一跳,迎接她的是一个蛋糕和笑着的大家。
“我去问了德丽莎她们,然后我们决定给你办一个生日派对,可是你迟迟不出来,我们就过来啦~”
八重樱惊喜地看着大家,不知如何是好,“出来吧,大姐,大家都给你准备了礼物哦~”
八重樱跟着绯玉丸走到客厅,大家围在她的身边,一齐喊道:
“八重樱,生日快乐!”

突然发现……左下角的德丽莎?还会眨眼睛!

本来想好好写德丽莎和塞西莉亚的小故事,结果拖着拖着就到了“嘿呀下一个漫画是齐格飞和塞西莉亚的故事诶好期待”的现在……
草草结尾……大概这样……
【真的不咋地 而且贼短】

这是……哪?
德丽莎睁眼前便听到周围的窃窃私语,她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自己正在一个气派但略显阴暗的房间里,而窃窃私语的正是站在自己和奥托面前的众人。
“怎么能让这种来历不明的家伙当阿波卡利斯的家主!”
“让这种拥有诡异的力量的家伙当家主也太危险了!”
德丽莎不想太在意他们说了什么,奥托似乎是隐瞒了她的来历,而那些夹杂着怀疑、愤恨和恐惧的话她听的太多了。
但是……还是无法习惯啊,每次听到都还是会刺痛她的心。
德丽莎面无表情地站在奥托身边,静静地等着会议的结束。

“德丽莎,明天有一个舞会,准备一下吧。”奥托的话突然在耳边响起,德丽莎稍稍回过神来,说道:“我不想去……”
奥托拍拍她的头,有些无奈地劝说:“只是露个面而已,你可是阿波卡利斯家的新家主。”
德丽莎眼中的光又暗了下去,不再回答,奥托当她是默认了,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德丽莎在选衣服上没有花太多心思,随意地翻出一个和平时穿的修女服差不多的礼服穿上,就去了舞会。
反正……没有人会在意她,哪怕她是阿波卡利斯的家主,或许,这反而会让众人对她的畏惧再添一分。
这种带着些许政治意味的舞会是德丽莎最讨厌的,她只是喝了一小杯酒便离开了会场。
德丽莎溜到后花园里找了个地方坐下,百无聊赖地仰望着夜空。“我看起来是不是和仰望星空派里的咸鱼一样呢……”
“不会哦~”
“是谁!”德丽莎被这突如其来的回答吓了一跳,警觉地转过身,却看见一个白色长发的女子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那是一个只能用白月光来形容的美丽的女子。
那一瞬间,德丽莎想的竟是后悔没有好好选一件更可爱的礼服。
“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啊,请坐!”我在想些什么啊……
“小朋友是迷路了吗?”
“呃……我不是小朋友……”这个人居然不认识她?“我叫德丽莎·阿波卡利斯,你呢?”
“我叫塞西莉亚·沙尼亚特。原来你就是德丽莎啊,好可爱~”
塞西莉亚·沙尼亚特?也对,今天参加这个舞会的人都不会是什么小角色。不过,没想到她就是那个塞西莉亚啊,天命的S级女武神。
不过,她不怕她吗?
“沙尼亚特女士……”
“叫我塞西莉亚就好啦~”
“那塞西莉亚,你为什么没有参加舞会呢?”
“诶……我不太喜欢那种场合啦……那你呢?”
“我也不喜欢。”德丽莎有些冷淡地回答,顿了顿,又补充说,“他们都很怕我。”
“哦……”塞西莉亚没有表现出太多惊讶,看来她对德丽莎的事情其实早有耳闻。
“那……你不怕我吗?”
“我倒是觉得你是个可爱的孩子呢~”
“以貌取人可是不行的哦。”德丽莎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却不禁露出了笑容。
她有多久没这么开心地笑过了呢?但这并不是德丽莎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
她只想着怎么能再多多见到塞西莉亚。

皎洁的白月光洒在德丽莎的身上,她沉浸其中,身体渐渐下沉,那是一种如同坠入深海的窒息感。
“塞西……莉亚?”
明亮的白月光越来越刺眼,变成了西伯利亚的雪,和血。
“德丽莎……”
不要说出那句话!
“琪亚娜就拜托你了……”
“不……”

“学园长!学园长!”
是谁?
“做噩梦了吗?”
“芽衣?”德丽莎感觉到脸上有凉凉的液体,慌忙擦干净,勉强地向芽衣笑着说:“我没事的,不用担心。”
芽衣也不多问,只是叮嘱德丽莎不要太勉强自己就离开了。

清醒,德丽莎。
塞西莉亚留在世上唯一的珍宝,在等着你去守护呢。
“等着我吧,琪亚娜!”

前几张
算是日语版……?不过只做了两个……
【无聊如我】

朋友做了一个就突然想跟风做一个 然而不太会弄图片这些东西……所以……就这样了
但是我对德丽莎的爱是真的【严肃脸】

凑个热闹~
感觉写逆熵cp的文好少(好像瓦尔特×奥托和瓦尔特×爱茵的比较多?)
想吃特斯拉和爱茵的糖w

【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玩意】

德丽莎不喜欢休伯利安上新来的那个女武神。
樱色的长发,与头发一样颜色的驴耳朵,和这个时代的装甲截然不同的巫女服,以及望着德丽莎时那双蔚蓝的眼,都让德丽莎莫名其妙。
“初次见面,在下八重樱,请多多关照。”八重樱向众人深深地鞠了一躬,但感到不知所措的人只有德丽莎一个。
这个人为什么让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咳,”舰长清了清嗓子,不知为何也有点紧张,“这位是八重樱,以后就是和大家一起战斗的伙伴了,要好好相处啊。”
舰长扫视了一下大家,转向八重樱继续说道,“这个是琪亚娜,这个是芽衣,红发的是姬子,戴眼镜的是符华,那个小个子是布洛妮娅,旁边白发的小个子是德丽莎,哦,别看她比布洛妮娅还矮,但是已经……”
“舰~长?”德丽莎对着舰长露出了和善的微笑,舰长连忙改口,“啊总之你不要把她当成小孩子啦!”
“谢谢舰长的介绍。不过您为什么在发抖呢?是太冷了吗?最近的天气的确……”
“没什么!接下来八重樱你就和大家多多交流下吧!我还有工作,先离开了!”说完,舰长就匆匆离开了房间,临走前还撇了一眼和善的学园长,委屈地关上了门。
我明明是舰长……为什么缺没有一点点应有的威严呢?
舰长一走,琪亚娜就迫不及待地开始询问,“八重樱,你头上的是兔子耳朵吗?”
“不,是狐狸耳朵。”
狐狸耳朵?德丽莎充满怀疑地看着彩带一样的细长狐耳,不禁开始思考人生。

那边热热闹闹地已经开始准备今天的晚餐了,身为大人的德丽莎却始终坐在沙发上安静观察,有那么一瞬间,八重樱与她视线相对。
待德丽莎回过神,八重樱还在与芽衣研究料理,刚才看见的那双蔚蓝的眼睛,仿佛是德丽莎自己的错觉。
那种熟悉感……到底是什么呢?
“德丽莎?”
“嗯?”德丽莎看着一脸小心翼翼的舰长笑出了声,“舰长来蹭饭啦?”
“是啊……不对!我有点事想找你商量。”
“哦?”
“现在休伯利安上的房间只有你的有空床了,所以……”
“八重樱能不能和我住一起?”
“嗯!”
“这种事为什么要商量啊?”
“唔,因为感觉你不是很喜欢八重樱……如果不愿意的话只能让布洛妮娅搬到你那里了,琪亚娜和芽衣肯定不愿意分开,姬子和符华也是,虽然善解人意的符华肯定不会说什么但是姬子绝对不会让她家阿华和别人住一起啊,布洛妮娅打游戏到半夜也只有你能适应她的作息时间唉我堂堂舰长居然还要扮演宿舍大妈的角色好气啊……”
“……舰长你不要叹气了,我没有意见的。”
“真的吗~”
“嗯。”德丽莎故作严肃地点点头,努力让像可怜兮兮的小狗一样的舰长放心。“舰长也过来坐一会儿吧,很快就开饭了。”
“好~”

晚上十点,八重樱同学准时睡觉,早上六点起床,认真训练。
室友德丽莎,凌晨仍在与布洛妮娅同学打游戏,九点还在呼呼大睡中。
看着八重樱整整齐齐的床,德丽莎的心底不由得产生了一丝愧疚。
德丽莎走出卧室,舰船上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大家都不在吗……
餐桌上的巨大饭团是什么?唔,下面还有一张纸条:如果德丽莎饿了可以吃掉它们——八重樱。
……还挺好吃。
“啊啦,你醒啦。”舰长从办公室走出来笑道。
“大家都不在吗?”
“嗯……她们今天都有任务,不过不用担心,你今天可以好好休息。”
“可是一个人好无聊的……不如舰长陪我聊聊天吧。”
“诶,我可是有工作的……”
“真的?”
“好吧好吧……那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喜欢八重樱吗?”
“你为什么认为我不喜欢她呢?”
“只是……感觉……”
“我也是感觉不喜欢她呢……倒也不是讨厌什么的,就是她让我觉得心里有点难受……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是。”
舰长没有接话,只是打开了身边的电脑,噼里啪啦敲了一通,把电脑递给了学园长。
“卡莲的资料?这些我都看过啊?”
“我想,你需要好好看一遍卡莲离开欧洲的那一段。以我的权限也许看不到什么,但是你就不同了,我相信你会发现我想让你看的东西——那最强的女武神与巫女的传说。”舰长说完便走回了办公室,“而且我真的有工作哦~”
德丽莎一个人窝在被子里看舰长给她的资料,
终于明白了那股熟悉感是因为什么。

“晚上好,八重樱。”
“晚上好,德丽莎。”八重樱有点惊讶德丽莎会和她主动说话,紧张的表情稍稍褪了一些。
“今天的任务辛苦啦。”
“谢谢关心。”
“……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
“你很像在下的一位故人。”
“哦?”
“她也有着白发蓝眼,是一个很强大的女武神,在我家里住过一阵,不过后来……没什么。”
后来发生了什么德丽莎自然知道,便没有多问,只留下一阵沉默。

也许是过了几个星期,也许是过了几个月,德丽莎都记不清了。
“德丽莎,最近和八重樱相处的还好吗?”热心的舰长又凑过来关心部下(?)的人际交往情况了。
“唔,还可以吧,我倒是还挺喜欢她的……”
“不过过一阵子寝室要扩建,她得搬出去和卡莲一起住了吧……”
“和谁?”
“卡莲·卡斯兰娜。”舰长见德丽莎一脸的“你说什么谁来了怎么可能?”的表情,解释说:“其实我也不太懂是怎么回事啦,好像是奥托主教研究的什么……”
舰长之后说了什么,德丽莎都没听见,这时候的舰长还没意识到德丽莎的“喜欢”是什么意思,而德丽莎就在此时,才知道她的“喜欢”意味着什么。

“今天就要搬出去了吗,樱?”
“嗯,不过就在隔壁啦。”
德丽莎坐在床边晃着脚看着八重樱搬东西,想再说些什么,便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要和卡莲好好相处啊。”
我在说什么啊……和卡莲最熟悉的不就是她吗?
“嗯……”八重樱听了这话,狐耳微微垂下,似乎在担忧着什么。
“怎么了?”
“卡莲她好像不记得我了。”
德丽莎没有接话,她知道真正的卡莲五百年前就死了,八重樱也知道。
“我会让她记起我的。”
“嗯,一定会的。”
八重樱和卡莲·卡斯兰娜,不仅仅是传说,她们也许还会是永恒。
德丽莎向带走最后一件东西的八重樱挥挥手,心里这样想着。
德丽莎缩在被里看着对面空荡荡的床,又想起八重樱刚刚到休伯利安的那一天。
她最讨厌八重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