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泠Tora

崩坏3
德丽莎世界第一可爱!

德丽莎月下初拥语音

病娇德丽莎?语音听起来有点刺激忍不住记了下来……(德丽莎跑起来的时候变快了看起来好鬼畜)
【待指正】【待补充】

懦弱的家伙,快出来陪我玩~
把你们的鲜血吸光~
真是个乖孩子呢,摸摸头~
是时候挥出大斧头了~
被我抓到的话,要许诺我一个愿望哦~
不听话的孩子,晚上会被噩梦惩罚的~
德丽莎好像兴奋起来了~
Party Time~
热身训练的程度而已~
讨厌的虫子,砸扁你们!
世界,原来是这么广阔的啊~
猎物,快告诉我,你在哪里呢?
先拿这些家伙练练手吧
哼,别真把我当成吸血鬼了
鲜血的味道,好满足
我要喝血
姐姐,好疼
这次要带我去哪里玩呢?
和德丽莎签订契约吧,我会保护你的
捕猎时间开始~
Teri,饱餐一顿,多谢款待
今天玩的超开心,以后也让我上场吧
把你的鲜血吸干~
被我咬到,你就会死~

【樱莲】【八重樱生贺】如期而至

脸上毛绒绒的触感让睡梦中的八重樱睁开了眼,其实不用看也知道是哪个家伙,八重樱把绯玉丸的尾巴推到一边,绯玉丸反而飞到八重樱脸上方继续用尾巴扫她的脸。
“大姐大姐~”
“嗯……有什么事吗?”半梦半醒的八重樱勉强睁开眼睛看着眼睛亮晶晶的小家伙,“没有我就继续睡了……”
“大姐大姐~你过生日想要什么礼物啊~”绯玉丸见八重樱回话,才把尾巴甩开,开始围着八重樱转圈圈。
“生日?”八重樱突然想报复一下这个吵她睡觉的家伙,笑着说,“我想要可以吃一个月的油豆腐。”
“诶?!”绯玉丸慌的从半空摔了下来,结结巴巴地说:“这……这个不行!没有别的了嘛?”
绯玉丸慌慌张张的样子让八重樱很满意,捉弄完了她,八重樱开始仔细思考生日礼物的问题。
想要的东西吗?
一个穿着修女服的身影浮现在了八重樱的脑海中。
“卡莲……”八重樱低声唤出了这个名字,“我想再见卡莲一面。”
“……大姐……我这就去给你买油豆腐……”绯玉丸耷拉下小脑袋,尾巴在后面不安地摆来摆去。绯玉丸其实知道八重樱最想要的是什么,但却没想到那也是她唯一想要的。
八重樱温柔地捏了一下绯玉丸的小耳朵,“别担心,你送我什么我都会喜欢的。”
八重樱当然知道绯玉丸是没有办法再让她见到卡莲的,可是当被问到想要什么的时间,卡莲这个名字却还是不自禁地脱口而出。
“那我现在去准备啦!”绯玉丸蹭蹭八重樱的手,在她身边转了一圈就飞出了房间。
“嗯。”
困意再次袭来,八重樱被包裹在了黑暗之中。她什么也看不见,也不知道自己在哪个地方,她只知道这一定是梦。
她不太喜欢做梦。
在过去的五百年里,她在梦境中重复了无数次让她痛苦的经历,一次次地失去凛,一次次地失去卡莲。
可是这一次,被困在黑暗中的她没有不安,相反的,她感到一阵安心,她似乎预料到接下来会有什么发生。
黑暗的前方露出一丝光亮,被光笼罩着的,是那个熟悉的身影。
穿着修女服的卡莲向她一步步地走来,胸前金色的十字架散发着光芒,照亮了原本隐于黑暗中的樱花。
八重樱静静地看着微笑着的卡莲,泪水顺着八重樱脸颊流下。
那样温柔的卡莲,不是为了守护人民而存在的强大女武神,而是仅仅属于她的骑士。
卡莲轻轻的把八重樱抱在怀里,在她耳边说:“我来了,樱。”
“嗯。”
“我们回家吧?或者……”卡莲看了看周围的樱花,“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休息一下吧。”
“好,听你的。”
二人握住彼此的手躺在草地上,望着湛蓝的天空,任凭风飞过草地,拂过她们的脸颊,吹起那轻柔的发丝。
只是这样简单地在一起,对她们来说就已经是奢望了。
跨越生死,跨越时间。
八重樱希望自己这一次的梦能够长一些。

八重樱躺在卡莲身边,一时间竟不知说些什么。卡莲感到了八重樱的不安,握紧她手,说道:“我们可以在这里一整天,这个世界,只有我们两个。”
“卡莲……”八重樱翻过身,伏在卡莲的胸口,“我很想你。”
“嗯,我也是。”
“以后你还会来吗?”
“会的。”卡莲拍着八重樱的背安慰着,然后说出了三个字,“我饿了。”
“噗……卡莲你……”卡莲这三个字直接把八重樱几乎要夺眶而出的眼泪憋了回去,“那我们回去吧。”

卡莲趴在桌子上望着八重樱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八重樱感受到卡莲炙热的目光,眼中的笑意加深,忍不住回头瞥了一眼,卡莲回给她一个笑容,起身绕过桌子走到她身后抱住她,“樱,我也帮你做点什么吧~”
“很快就做好了,你把饭团放在盘子里吧,我再熬一些汤,就可以开饭了。”
“好——”

吃饱喝足的卡莲脱下了修女服,换上了八重村的服装,比起紧绷严肃的修女服,这身衣服让卡莲放松了许多。
“要不要去散个步?”
“好啊。”
二人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初次相遇的河畔,河水自上游潺潺流下,水浅的地方能够清晰地看见河底的石块,中间深一些的水中可以隐隐约约看见几尾鱼在嬉戏。
卡莲坐在河边,拨弄着水流,八重樱安静地坐在一旁,猝不及防地被撩了一脸水,凉凉的触感倒是有些舒服。八重樱反手也掀了一泼水作为回击,两个人便顺势打起了水仗。
阳光下闪闪发亮的水珠,少女们被水浸湿的单衣,尽情玩耍时的笑脸——这是卡莲和八重樱都从未体验过的场景。
守护人民的卡莲·卡斯兰娜,保护村子的八重樱,在此刻,不过都是享受着休闲时光的少女。
卡莲抓到了几条鱼,八重樱则用它们熬了鱼汤,路上采到的一些野菜在八重樱的手下也都变成了一道道美味的菜肴。
转眼间夜色降临,月光洒在了洁白的床铺上,卡莲和八重樱坐在门边喝起了酒。
“樱,你没成年吧?”
“嗯?被封印的时候……还没有。”八重樱回想了一下,又笑着说,“但现在我可是有五百多岁了哦?”
“啊,”卡莲偏过头也笑了起来,“说起来,月色真美呢。”
“是啊。”八重樱借着酒意吻上了卡莲,“明天……你还会在吗?”
卡莲回吻过去,又离开八重樱的嘴唇凑到她的耳边,带着夹杂了酒味的热气回答道:“当然。
卡莲细细密密的吻沿着八重樱美好的曲线至上而下,单衣滑落到榻榻米上,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皎洁的月光中……

晨光照醒了八重樱,八重樱缓缓睁开眼睛,看见卡莲依旧在身边睡着,悄悄牵住了卡莲的手,卡莲却突然也睁开了眼,微笑着看着她。
“抱歉,把你弄醒了……”
“没关系。”卡莲轻轻吻了一下八重樱,“早上好,樱。”
“嗯,早上好。”八重樱蹭蹭卡莲的鼻尖,“我去准备早饭……”
卡莲握紧八重樱的手,“不用。”八重樱僵在那里,卡莲凝视着八重樱,八重樱眼中似有水光波动,“樱,你要回去了。”
“不……”
“别担心,樱。”
周围的背景渐渐模糊了起来。
“我们还会见面的。”
卡莲的脸也渐渐看不清楚了。
“我一直都陪伴在你身边。”
视野越来越模糊,卡莲的声音却越发地清晰。
“我爱你。”
“卡……莲……”

视野再次明朗起来的时候,呈现在八重樱眼前的是熟悉的天花板,枕头有些湿了,浑身也汗津津的。
“去洗个澡吧……”
这次的梦,她没有忘记,她还记起了以前,卡莲也这样来过。
八重樱被温暖的水包裹着,想起梦中卡莲的模样,低声说道:“卡莲,下一次,带我去你的家乡吧。”
也许那不只是梦,八重樱相信那个卡莲是真实的,她们以这种方式在那个世界得以相遇。八重樱知道,卡莲,一直都在她的身边。
说起来,她睡了多久了?算了,先晒晒被子吧。
“咚咚咚!”
“大姐大姐开门啊~”
“来了。”
八重樱打开房门却被吓了一跳,迎接她的是一个蛋糕和笑着的大家。
“我去问了德丽莎她们,然后我们决定给你办一个生日派对,可是你迟迟不出来,我们就过来啦~”
八重樱惊喜地看着大家,不知如何是好,“出来吧,大姐,大家都给你准备了礼物哦~”
八重樱跟着绯玉丸走到客厅,大家围在她的身边,一齐喊道:
“八重樱,生日快乐!”

突然发现……左下角的德丽莎?还会眨眼睛!

本来想好好写德丽莎和塞西莉亚的小故事,结果拖着拖着就到了“嘿呀下一个漫画是齐格飞和塞西莉亚的故事诶好期待”的现在……
草草结尾……大概这样……
【真的不咋地 而且贼短】

这是……哪?
德丽莎睁眼前便听到周围的窃窃私语,她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自己正在一个气派但略显阴暗的房间里,而窃窃私语的正是站在自己和奥托面前的众人。
“怎么能让这种来历不明的家伙当阿波卡利斯的家主!”
“让这种拥有诡异的力量的家伙当家主也太危险了!”
德丽莎不想太在意他们说了什么,奥托似乎是隐瞒了她的来历,而那些夹杂着怀疑、愤恨和恐惧的话她听的太多了。
但是……还是无法习惯啊,每次听到都还是会刺痛她的心。
德丽莎面无表情地站在奥托身边,静静地等着会议的结束。

“德丽莎,明天有一个舞会,准备一下吧。”奥托的话突然在耳边响起,德丽莎稍稍回过神来,说道:“我不想去……”
奥托拍拍她的头,有些无奈地劝说:“只是露个面而已,你可是阿波卡利斯家的新家主。”
德丽莎眼中的光又暗了下去,不再回答,奥托当她是默认了,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德丽莎在选衣服上没有花太多心思,随意地翻出一个和平时穿的修女服差不多的礼服穿上,就去了舞会。
反正……没有人会在意她,哪怕她是阿波卡利斯的家主,或许,这反而会让众人对她的畏惧再添一分。
这种带着些许政治意味的舞会是德丽莎最讨厌的,她只是喝了一小杯酒便离开了会场。
德丽莎溜到后花园里找了个地方坐下,百无聊赖地仰望着夜空。“我看起来是不是和仰望星空派里的咸鱼一样呢……”
“不会哦~”
“是谁!”德丽莎被这突如其来的回答吓了一跳,警觉地转过身,却看见一个白色长发的女子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那是一个只能用白月光来形容的美丽的女子。
那一瞬间,德丽莎想的竟是后悔没有好好选一件更可爱的礼服。
“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啊,请坐!”我在想些什么啊……
“小朋友是迷路了吗?”
“呃……我不是小朋友……”这个人居然不认识她?“我叫德丽莎·阿波卡利斯,你呢?”
“我叫塞西莉亚·沙尼亚特。原来你就是德丽莎啊,好可爱~”
塞西莉亚·沙尼亚特?也对,今天参加这个舞会的人都不会是什么小角色。不过,没想到她就是那个塞西莉亚啊,天命的S级女武神。
不过,她不怕她吗?
“沙尼亚特女士……”
“叫我塞西莉亚就好啦~”
“那塞西莉亚,你为什么没有参加舞会呢?”
“诶……我不太喜欢那种场合啦……那你呢?”
“我也不喜欢。”德丽莎有些冷淡地回答,顿了顿,又补充说,“他们都很怕我。”
“哦……”塞西莉亚没有表现出太多惊讶,看来她对德丽莎的事情其实早有耳闻。
“那……你不怕我吗?”
“我倒是觉得你是个可爱的孩子呢~”
“以貌取人可是不行的哦。”德丽莎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却不禁露出了笑容。
她有多久没这么开心地笑过了呢?但这并不是德丽莎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
她只想着怎么能再多多见到塞西莉亚。

皎洁的白月光洒在德丽莎的身上,她沉浸其中,身体渐渐下沉,那是一种如同坠入深海的窒息感。
“塞西……莉亚?”
明亮的白月光越来越刺眼,变成了西伯利亚的雪,和血。
“德丽莎……”
不要说出那句话!
“琪亚娜就拜托你了……”
“不……”

“学园长!学园长!”
是谁?
“做噩梦了吗?”
“芽衣?”德丽莎感觉到脸上有凉凉的液体,慌忙擦干净,勉强地向芽衣笑着说:“我没事的,不用担心。”
芽衣也不多问,只是叮嘱德丽莎不要太勉强自己就离开了。

清醒,德丽莎。
塞西莉亚留在世上唯一的珍宝,在等着你去守护呢。
“等着我吧,琪亚娜!”

前几张
算是日语版……?不过只做了两个……
【无聊如我】

朋友做了一个就突然想跟风做一个 然而不太会弄图片这些东西……所以……就这样了
但是我对德丽莎的爱是真的【严肃脸】

凑个热闹~
感觉写逆熵cp的文好少(好像瓦尔特×奥托和瓦尔特×爱茵的比较多?)
想吃特斯拉和爱茵的糖w

【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玩意】

德丽莎不喜欢休伯利安上新来的那个女武神。
樱色的长发,与头发一样颜色的驴耳朵,和这个时代的装甲截然不同的巫女服,以及望着德丽莎时那双蔚蓝的眼,都让德丽莎莫名其妙。
“初次见面,在下八重樱,请多多关照。”八重樱向众人深深地鞠了一躬,但感到不知所措的人只有德丽莎一个。
这个人为什么让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咳,”舰长清了清嗓子,不知为何也有点紧张,“这位是八重樱,以后就是和大家一起战斗的伙伴了,要好好相处啊。”
舰长扫视了一下大家,转向八重樱继续说道,“这个是琪亚娜,这个是芽衣,红发的是姬子,戴眼镜的是符华,那个小个子是布洛妮娅,旁边白发的小个子是德丽莎,哦,别看她比布洛妮娅还矮,但是已经……”
“舰~长?”德丽莎对着舰长露出了和善的微笑,舰长连忙改口,“啊总之你不要把她当成小孩子啦!”
“谢谢舰长的介绍。不过您为什么在发抖呢?是太冷了吗?最近的天气的确……”
“没什么!接下来八重樱你就和大家多多交流下吧!我还有工作,先离开了!”说完,舰长就匆匆离开了房间,临走前还撇了一眼和善的学园长,委屈地关上了门。
我明明是舰长……为什么缺没有一点点应有的威严呢?
舰长一走,琪亚娜就迫不及待地开始询问,“八重樱,你头上的是兔子耳朵吗?”
“不,是狐狸耳朵。”
狐狸耳朵?德丽莎充满怀疑地看着彩带一样的细长狐耳,不禁开始思考人生。

那边热热闹闹地已经开始准备今天的晚餐了,身为大人的德丽莎却始终坐在沙发上安静观察,有那么一瞬间,八重樱与她视线相对。
待德丽莎回过神,八重樱还在与芽衣研究料理,刚才看见的那双蔚蓝的眼睛,仿佛是德丽莎自己的错觉。
那种熟悉感……到底是什么呢?
“德丽莎?”
“嗯?”德丽莎看着一脸小心翼翼的舰长笑出了声,“舰长来蹭饭啦?”
“是啊……不对!我有点事想找你商量。”
“哦?”
“现在休伯利安上的房间只有你的有空床了,所以……”
“八重樱能不能和我住一起?”
“嗯!”
“这种事为什么要商量啊?”
“唔,因为感觉你不是很喜欢八重樱……如果不愿意的话只能让布洛妮娅搬到你那里了,琪亚娜和芽衣肯定不愿意分开,姬子和符华也是,虽然善解人意的符华肯定不会说什么但是姬子绝对不会让她家阿华和别人住一起啊,布洛妮娅打游戏到半夜也只有你能适应她的作息时间唉我堂堂舰长居然还要扮演宿舍大妈的角色好气啊……”
“……舰长你不要叹气了,我没有意见的。”
“真的吗~”
“嗯。”德丽莎故作严肃地点点头,努力让像可怜兮兮的小狗一样的舰长放心。“舰长也过来坐一会儿吧,很快就开饭了。”
“好~”

晚上十点,八重樱同学准时睡觉,早上六点起床,认真训练。
室友德丽莎,凌晨仍在与布洛妮娅同学打游戏,九点还在呼呼大睡中。
看着八重樱整整齐齐的床,德丽莎的心底不由得产生了一丝愧疚。
德丽莎走出卧室,舰船上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大家都不在吗……
餐桌上的巨大饭团是什么?唔,下面还有一张纸条:如果德丽莎饿了可以吃掉它们——八重樱。
……还挺好吃。
“啊啦,你醒啦。”舰长从办公室走出来笑道。
“大家都不在吗?”
“嗯……她们今天都有任务,不过不用担心,你今天可以好好休息。”
“可是一个人好无聊的……不如舰长陪我聊聊天吧。”
“诶,我可是有工作的……”
“真的?”
“好吧好吧……那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喜欢八重樱吗?”
“你为什么认为我不喜欢她呢?”
“只是……感觉……”
“我也是感觉不喜欢她呢……倒也不是讨厌什么的,就是她让我觉得心里有点难受……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是。”
舰长没有接话,只是打开了身边的电脑,噼里啪啦敲了一通,把电脑递给了学园长。
“卡莲的资料?这些我都看过啊?”
“我想,你需要好好看一遍卡莲离开欧洲的那一段。以我的权限也许看不到什么,但是你就不同了,我相信你会发现我想让你看的东西——那最强的女武神与巫女的传说。”舰长说完便走回了办公室,“而且我真的有工作哦~”
德丽莎一个人窝在被子里看舰长给她的资料,
终于明白了那股熟悉感是因为什么。

“晚上好,八重樱。”
“晚上好,德丽莎。”八重樱有点惊讶德丽莎会和她主动说话,紧张的表情稍稍褪了一些。
“今天的任务辛苦啦。”
“谢谢关心。”
“……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
“你很像在下的一位故人。”
“哦?”
“她也有着白发蓝眼,是一个很强大的女武神,在我家里住过一阵,不过后来……没什么。”
后来发生了什么德丽莎自然知道,便没有多问,只留下一阵沉默。

也许是过了几个星期,也许是过了几个月,德丽莎都记不清了。
“德丽莎,最近和八重樱相处的还好吗?”热心的舰长又凑过来关心部下(?)的人际交往情况了。
“唔,还可以吧,我倒是还挺喜欢她的……”
“不过过一阵子寝室要扩建,她得搬出去和卡莲一起住了吧……”
“和谁?”
“卡莲·卡斯兰娜。”舰长见德丽莎一脸的“你说什么谁来了怎么可能?”的表情,解释说:“其实我也不太懂是怎么回事啦,好像是奥托主教研究的什么……”
舰长之后说了什么,德丽莎都没听见,这时候的舰长还没意识到德丽莎的“喜欢”是什么意思,而德丽莎就在此时,才知道她的“喜欢”意味着什么。

“今天就要搬出去了吗,樱?”
“嗯,不过就在隔壁啦。”
德丽莎坐在床边晃着脚看着八重樱搬东西,想再说些什么,便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要和卡莲好好相处啊。”
我在说什么啊……和卡莲最熟悉的不就是她吗?
“嗯……”八重樱听了这话,狐耳微微垂下,似乎在担忧着什么。
“怎么了?”
“卡莲她好像不记得我了。”
德丽莎没有接话,她知道真正的卡莲五百年前就死了,八重樱也知道。
“我会让她记起我的。”
“嗯,一定会的。”
八重樱和卡莲·卡斯兰娜,不仅仅是传说,她们也许还会是永恒。
德丽莎向带走最后一件东西的八重樱挥挥手,心里这样想着。
德丽莎缩在被里看着对面空荡荡的床,又想起八重樱刚刚到休伯利安的那一天。
她最讨厌八重樱了。

樱之誓约(六)

八重樱在圣芙蕾雅的生活逐渐走上正轨,而对于八重樱和德丽莎的关系,琪亚娜她们也都是心照不宣。
平静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似乎要到了樱花盛开的季节了呢。
“等樱花盛开后,一起去赏樱吧。”德丽莎见八重樱一直看着窗外的刚刚长出花苞的樱花树便提议道。
“对不起……凛不能和姐姐一起去看樱花了……”
“樱?”
“啊……”八重樱回过神来,“好。”
“樱,”德丽莎从八重樱身后抱住她,“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嗯……”

“学园长!西伯利亚产生大规模崩坏能反应!请发出指令!”
“什么?!”德丽莎看着传送过来的画面僵住了身子,那一片雪原似乎从未改变过,只是肆虐的崩坏兽的数量远远超过了那时。“雪狼小队准备出击!由我亲自带队!”
“德丽莎!”奥托传来的信号突然插了进来,“我不希望你卷进这场崩坏。”
“不用担心,我会亲自结束它的。”

傍晚,八重樱到办公室找德丽莎,却只在桌上发现一张字条:
“To八重樱:有紧急任务,今天晚上就不回来了。By:德丽莎”
字迹十分潦草,八重樱皱了皱眉,打开通讯系统,点开了最近的联系人,一个金发的男人出现在眼前。
“德丽莎?不,八重樱?”
“是奥托吧?”
“你有什么事吗?”奥托并不想和八重樱交流,原因自不用说。
“德丽莎在哪?”
“她去执行任务了。”奥托想了想,笑着补充道:“你要去帮她吗?”
“当然。”
“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派个直升机过来接你。武器什么的不用担心,我会给你准备好的。”
“谢谢你。”
如果她能将德丽莎平安带回,那就太好了……

直升机上只有一个飞行员,八重樱安静地坐在里面,直到飞行员开口说话,“八重樱小姐,我们无法飞入西伯利亚区域,似乎有什么东西阻挡着飞机。”
八重樱看向外面,笑了出来,“欸?八重樱小姐,你有解决的办法吗?”
“你可以飞的低一些吗?”
“啊,好!”
八重樱盯着下方的海面,待直升机降到差不多的高度时,八重樱突然打开了舱门,然后跳了下去。
“欸?!”飞行员连忙按下按钮让舱门自己关上,迅速调整方向,看见八重樱拔出刀,向空中劈去。空中突然发出闪耀的紫光,八重樱的刀下出现了一条裂纹,当紫光消失时,八重樱也无影无踪。

“德丽莎!”八重樱一刀为德丽莎挡下面前崩坏兽的猛烈攻击,迅速解决了崩坏兽。
“樱?你怎么来了?”
“这些家伙是哪来的?怎么这么多?”
“不知道。”
“也许……”八重樱的速度愈发快了起来,快到让德丽莎不安。
“什么?”
八重樱突然拉过德丽莎把她抱进怀里,抬手解决了四周的崩坏兽,然后俯身吻上了德丽莎。
樱?!德丽莎瞪大眼睛,这种感觉让她回想起了她初遇八重樱的时候,她眼看着八重樱的身影一点点消散……
“别担心。”八重樱的声音出现在德丽莎脑海里,“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引发了崩坏,但是我可以感觉到它的方向。如果接近它的话我有可能会失控,就像那些发狂的崩坏兽一样。所以,我需要暂时借用一下你的身体来控制自己。”
“知道了。”德丽莎拿起犹大向着崩坏能最强的方向行进,同时联系了雪狼小队的队员,“我正在向发出崩坏能的中心前进,不用担心我,应该很快就能结束了吧……”

“就是这里了。”八重樱轻轻说道。
面前站着一个长发及地的女人,当她注意到德丽莎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呵,居然有人类能到这里来啊……你也是来嘲笑我的吗!”瞬间,无数冰锥出现在空中,向德丽莎刺去,德丽莎将背后的犹大甩到面前挡住了攻势,那女人飞到空中顿起暴雪包围了德丽莎,那女人近乎疯狂地说着什么德丽莎听不清楚,只觉得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地向前攻击着,冲到那女人面前时她将崩坏能聚在手上掐住了那女人的脖子。
瞬间炸裂。
周围恢复了平静,德丽莎的身体终于承受不住巨大的能量而昏迷了过去,倒在了白雪之上。

“德丽莎怎么样了?”姬子赶到医院问道。
“状态很稳定,崩坏能正在消失。只是……”医生推了推眼镜,看起来很苦恼。
“什么?”
“她背上的圣痕我们无法解析。”
姬子听到这,放松地笑了笑,“没关系的,你们不必担心圣痕,她自己对那个圣痕最清楚不过了,不会有伤害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只要等德丽莎醒来就好了,再住院一阵子,她就可以完全恢复了。”

姬子回到琪亚娜那里向她们传达了德丽莎的身体情况,琪亚娜一听德丽莎没有大碍就轻松了起来,随口问道:“那现在是八重樱在照顾德丽莎咯?”
“八重樱……不见了。”
“不见了?!”
“是。”
“哪里都找不到她吗?”
“也许只有德丽莎自己才知道八重樱去了哪里,等德丽莎醒来,我们就会知道了。”

德丽莎的梦里有一个樱色长发的巫女,她无比温柔地注视着德丽莎,对她说:“等我回来。”
“好。”
德丽莎睁开眼,泪滴落在洁白的枕头上。

听说德丽莎醒来之后,琪亚娜等人都前来探望,可是德丽莎只是侧着身子呆呆地看着窗外盛开的樱花,不说一句话。
德丽莎康复之后,照常做着学园长的工作,一切都井然有序,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
安静的房间和背上樱花状的圣痕却时时刻刻提醒着德丽莎,这里少了八重樱。

转眼间,一年过去了,今年的樱花也快盛开了吧。
德丽莎看着远处的樱花树,像往常一样发着呆。
忽然间,树下出现了一个几乎与樱花融为一体的熟悉的身影,德丽莎推开门冲向了圣芙蕾雅最大的樱花树。
不是错觉。
“樱……”德丽莎站在八重樱面前看着她,泪珠不听话地从眼眶中滚落下来,八重樱蹲下身子为德丽莎擦掉眼泪,“德丽莎,我回来了。”
“嗯,欢迎回家。”
—————End—————

樱之誓约(五)

过了许久,德丽莎终于从被窝中探出头,迎接她的是八重樱那张在德丽莎看来十分欠扁的脸。
“你……干嘛?”
“愿意陪我打游戏啦?”
“我只是太闷了。”
“哦……”八重樱垂下头,看起来像被遗弃的小狗一样可怜巴巴的。
德丽莎无奈地摇摇头,说:“你打算让我这样陪你打游戏?”
“我去给你找衣服!”八重樱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转身去找衣服。德丽莎趁八重樱转身的工夫掀开被子从床上一跃而下,奔到了浴室,反锁。
“德丽莎?”
“我要泡澡!樱你把衣服放在门口!你自己先玩吧!”
八重樱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而且……她不知道游戏放在哪里啊……

德丽莎满足地坐在浴缸里,被热水包裹着让她感觉很安心。
终于能静下心了,德丽莎揉揉自己的头发,思考着她和八重樱的事。
如果不是昨天喝醉了,也许她这辈子都不会直面自己对八重樱的感情,不仅是因为八重樱对卡莲的执念,更纠结于她自己对塞西莉娅的思念。
酒精的作用让德丽莎把这些事情统统抛在脑后,放在她面前的只有一个事实:她喜欢八重樱。
幸运的是,八重樱也这么想。
德丽莎又揉揉头发,露出了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微笑。

德丽莎出来时并没有看见应该在电视前打游戏的八重樱。
“欸……樱去哪了?”在厨房吗?厨房里有一大盘寿司,却不见八重樱的影子。
门口好像有声音?德丽莎走到一楼,看到了八重樱。
“您好,TM快递,请问是‘世界第一可爱’吗?”
“……是。”
“这是您的包裹,请拿好。”
“谢谢……”这是什么东西啊……“德丽莎?这是你的东西吗?”
“是我买的,不过是给你的……”德丽莎懊恼地看着比她先得到包裹的八重樱,说:“本想给你个惊喜的。但既然先到了你这,你现在就拆开也无所谓啦……”
八重樱小心翼翼地拆开它,看见里面有几个大大小小的精致的纸袋。
“这是?”
“给你买的衣服。”德丽莎别扭地转过头,“看你穿的巫女服实在是太麻烦了。不试试吗?”
“唔……好。”八重樱听话地把每一件衣服都试了一遍,令她惊讶的是,每件衣服都十分合身。
“感觉合适吗?”
“嗯,谢谢你,德丽莎。”
“嘛……合适就好。”德丽莎转身走上楼梯,“别傻站在那啦,上来吧。”
“嗯。”八重樱换上睡衣,拎着大包小包,跟在德丽莎身后,脸上是完全不掩饰的笑意。

“樱,你要玩什么游戏?”
“卡莲幻想。”
“……”
“呃,布洛妮娅她们昨天晚上带我玩的这个……”八重樱见德丽莎的脸色好像不太对,连忙解释道。
德丽莎并没有生气,只是觉得这个家伙有些不解风情……
“那你们玩的应该是最新版的吧?我找找啊……”德丽莎打开电视下的柜门,摸着摆的整整齐齐的游戏盘自言自语,“一,二,三……七!”
“好啦,一起玩吧~”说着德丽莎把手柄递给八重樱,脸上灿烂的笑容让八重樱看呆了几秒。
“德丽莎。”
“嗯?”
“你真可爱。”
“……那……那是当然!我可是世界第一可爱!”这个家伙突然在说什么啊!
于是,自称兢兢业业尽职尽责的学园长就这么在工作日陪一只狐狸玩了一天游戏。

德丽莎再也不用苦恼她工作的时候应该把八重樱放在哪里了,八重樱似乎立志要把卡莲幻想一系列的游戏全部通关。
“小心被奥托封号。”
“呃?”
“没什么。”德丽莎想起了被塞西莉娅超过的恼羞成怒的奥托,不禁笑了起来。
但是,在关底用卡莲打自己还真是奇妙的感觉。八重樱坦白说。
虽然八重樱天天打游戏很开心,但德丽莎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最强巫女怎么能被她德丽莎惯成一个游戏宅?!
“樱,我有事情想和你商量。”德丽莎一脸严肃地叫起坐在地上打游戏的八重樱。
“欸?”
“我觉得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应该多锻炼锻炼。”
“有道理。”
“所以,去上学吧。”
“欸?!”
“去体验一下崭新的学园生活吧!”
八重樱低头想了想,决定接受挑战。
不过,学园长似乎忘记了八重樱出现在食堂里引起的轰动。

“我叫八重樱,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八重樱换上了圣芙蕾雅的校服,作为“转校生”在讲台上进行自我介绍。
“她不是之前和学园长走在一起的人吗?”
“她叫八重樱欸……卡莲幻想的Boss是不是也叫这个名字?”
“是啊,她和游戏里的人物好像啊!”
八重樱对台下的激动的同学感到莫名其妙,她有什么奇怪的吗?
“可以提问题吗?”
“欸?”八重樱被吓了一跳,难道不是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就可以开始上课了吗?八重樱看向站在一旁的老师,老师笑眯眯地看着紧张的八重樱,然后对同学们说:“有什么问题下课问,别欺负新同学啦~我们要开始上课了~”
八重樱暗自舒了一口气,走向开心地挥舞双臂的琪亚娜,然后坐在了布洛妮娅旁边的空座。
“卡斯兰娜同学,请控制一下你的行为。”
“哦……”

下课铃一响,还没等琪亚娜问八重樱为什么会突然来上学,其他同学就蜂拥而至,将八重樱围在中间。
“八重同学,你是从哪里的学校转过来的啊?”
“你和学园长是什么关系啊?”
“卡莲幻想里的八重樱是你吗?”
“八重同学和我交往吧!”
“八重……”
八重樱冷静了一下,等同学们好不容易安静下来时,冷淡地说:“你们这样我会很困扰的。请不要围着我。”
同学们悻悻地退开了,八重樱感觉有点对不起她们,完全不知道她被一些同学兴奋地贴上了冰山美人的标签。
“嘿,八重樱,你怎么突然来上学了?”琪亚娜终于找到了机会问道。
“唔……德丽莎说我不能天天玩游戏,然后就让我来上学了。”
“这个星期可就要考试啦~八重樱你什么都没学过吧?要怎么办呢?”琪亚娜有点幸灾乐祸地问,说不定八重樱会成为她补考的伙伴啊。
“德丽莎说让我先试一试,大不了就补考,她说她会教我。”
“哦~”就算德丽莎教八重樱,八重樱也不会有多大提高嘛,毕竟八重樱可是从来没接触过现代的知识。琪亚娜这么想着。
显然,琪亚娜低估了八重樱的毅力和智商。
虽然月考后的补考八重樱也没过,但是期末考的排名却让琪亚娜傻了眼。
第一名:符华。
第二名:布洛妮娅·扎伊切克。
第三名:雷电芽衣。
第四名:八重樱。
“八重樱你不是人啊啊啊啊啊!”琪亚娜看着成绩榜哀嚎着。
“好啦,琪亚娜,八重樱这一个月可是很努力的,学园长也终于能轻松一下了吧。”芽衣笑着安慰琪亚娜,也为学园长松了一口气,最近她一直给八重樱补习,累得整个人看起来更小了……
“呜……”

德丽莎此时正摊在椅子里,得知了八重樱的成绩之后露出了疲惫的微笑。
终于解放了……
八重樱还真是厉害啊……虽然说她学的很快,但是每天熬那么久教她也是很累人的啊,感觉自己要被榨干了……
呃,不要多想,太虚了只是因为熬夜哦!
“德丽莎~”突然闯进来的八重樱打断了德丽莎的思考,待她反应过来,她已经被八重樱抱在怀里了。
“喂!你……突然干嘛啊……”
“学园长差不多该下班了吧?”
“是……是啊。”
“那一起回家吧~”
“好……你倒是放我下来啊!”
“不要。”八重樱凑到德丽莎的耳边轻轻说道,“德丽莎看起来很累呢,我这样抱着你回去有什么不好吗?”
“被别人看到怎么办嘛……”德丽莎感觉到耳边八重樱的气息,面色微红,抓紧八重樱的衣服把头埋在了她的怀抱里。
八重樱见德丽莎并不抗拒,低头蹭蹭德丽莎的头发,然后一路抱着德丽莎回了家。

“德丽莎,”八重樱把德丽莎放在床上,贴上德丽莎的额头,几乎零距离,“我的奖励?”
“呃……”
“你说的要什么都可以哦~”
德丽莎看着八重樱清澈的蓝瞳,鼓起勇气,吻上了八重樱的唇。
“嗯,要什么都可以。”